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能源新观察

全面提高煤矿安全生产保障能力 贵州将启动“2.0版本煤矿智能化”建设 ——专访贵州省能源局副局长李奕樯

贵州省能源局门户网站  http://www.gzcoal.gov.cn/  发布时间: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2017年起,贵州开始推行煤矿智能化机械化升级改造,在全国煤矿智能化机械化领域取得六个第一的成果,为贵州探索煤矿智能化建设路径、全面推进煤矿智能化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3年来的这一阶段,被称为贵州“1.0版本煤矿智能化

2020年底,贵州生产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覆盖率均要达到100%”630日,贵州省能源局副局长李奕樯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说,我们将在巩固和总结前期煤矿智能机械化建设成果的基础上,全面启动‘2.0版本煤矿智能化建设。

李奕樯(左二)指导煤矿智能化建设工作

《能源新观察》:煤炭是贵州省的优势资源,实施煤矿智能化机械化升级改造能加快贵州煤炭产业发展,请介绍一下贵州出台煤矿机械化改造和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升级的政策背景和相关情况。

李奕樯:贵州省煤炭资源丰富,储量居全国第五,占西南地区61%,是全国重要能源基地和资源深加工基地,煤炭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14.1%,煤炭工业是贵州省重要支柱产业,具有基础性战略性地位。但因自然条件和历史原因,贵州煤炭行业一度疾病缠身,突出表现在三个低

一是技术水平低。从手工采煤到爆破采煤、机械化采煤,贵州省煤炭开采技术始终落后一步。到2016年底,37.7%的煤矿采用爆破采煤,其余煤矿大多是普通机械化采煤。

二是生产效率低。煤矿数量位居全国第一,原煤产量只占全国的3%十二五末煤矿全员工效775吨,低于全国840吨的水平。

三是安全水平低。煤矿事故起数、死亡人数长期居全国前列,十二五期间年死亡百人以上。

为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加快推进贵州省煤炭工业发展,贵州省委省政府果断决策,做出加快煤炭工业脱胎换骨改造、转型升级发展的重大部署,先后出台了《省人民政府关于煤炭工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转型升级的意见》(黔府发〔20179号)、《关于加快煤炭工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方案》(黔党发〔201820号)、《贵州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振兴行动方案》(黔府发〔201833号)、《深入推进贵州省煤矿智能化、机械化升级改造攻坚方案(2019-2020年)》(黔煤转型升级办〔201954号)等系列文件,明确提出2020年底全省生产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达到96%、机械化改造实施覆盖率达到100%,辅助系统智能化、信息化服务管理和监控覆盖率均达到100%”的工作目标,在全省全面实施煤矿机械化改造和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升级,为全面煤矿智能化建设探索技术路径和积累经验。

《能源新观察》:目前,贵州省煤矿智能化建设进展如何,取得了哪些成效?

李奕樯:3年来,贵州在实施煤矿智能化机械化升级改造过程中,实现了从全国跟跑到领跑全国的跃升,在全国煤矿智能化机械化领域取得六个第一:即出台全国第一个煤矿智能化建设、验收标准、建立综合管理体系;建成全国第一个民营企业复杂地质条件下薄煤层智能化采面;全国第一个开展透明智能化采煤工作面工程性试验;全国第一个开展突出煤层掘进工作面智能远程控制掘锚支一体机试验;全国第一个煤矿智能化建设项目获煤炭行业最高奖项,共有10个煤矿智能化工程分别获得煤炭行业太阳杯工程奖和优质工程奖;建成西南第一个复杂地质条件下智能化采面。国家级标准——《煤矿智能化施工及验收标准》由贵州省领衔编制,贵州标准正上升为全国标准。

2020年是贵州省煤矿采煤机械化改造和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升级的收官年,同时是全面实施煤矿智能化建设的启动年。为确保完成贵州省委省政府既定目标任务,我们与贵州省科技厅、财政厅以及贵州煤矿安全监察局等部门通力配合开展工作,目前已取得一定成效。

截至2020625日,全省正常生产煤矿259处,公告生产能力13787万吨/年。在采煤机械化改造方面:其中已实现采煤机械化的煤矿206处,产能12122万吨/年,按产能计算采煤机械化率达到87.93%,另有41处煤矿正在实施采煤机械化改造,预计2020年底完成改造。在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升级方面:全省共有252处生产煤矿实施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升级,其中已实现辅助生产智能化的生产煤矿194处,实施覆盖率97.30%。在智能化综采工作面方面:全省先期共有19个采掘工作面开展智能化、少人化示范试点建设,其中已建成投入运行的智能化、少人化综采工作面12个。在煤矿机器人研发利用方面:由贵州省煤矿企业牵头研发的第一台皮带巡检机器人正式入井试运行,2020年底力争实现5G无线网络在煤矿井下进行示范应用。

《能源新观察》:贵州是率先全面实施煤矿智能化建设的地区,在没有建设标准、技术规范及建设经验的条件下,贵州是如何抓好落实的?在建设过程中取得了哪些总结性的经验和成果?

李奕樯:煤矿智能机械化升级改造是贵州省煤炭工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之一,也是贵州省深入贯彻落实贵州省委省政府关于能源运行新机制重要工作部署的重要实践体现。我们是率先全面实施煤矿智能机械化升级改造的省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如何找准突破口创新煤炭开采模式,成为煤炭工业转型升级必须破解的课题,推进煤矿智能化机械化需解决三大问题。

一是两个误区,地质条件复杂、煤层薄不能实现智能化机械化。即使实现智能化机械化也达不到经济效益化。

二是两大瓶颈,首先是技术瓶颈,改造技术路径和标准尚是空白,需摸着石头过河;其次是资金瓶颈,改造资金缺口大,每年需要投入28亿元。

三是两个积极性,地方政府、煤矿企业都不愿意先行先改、观望情绪严重。贵州省能源局党组在贵州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在省直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坚持问题导向、精准施策,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

三措并举统一思想认识。一是专家论证探路。邀请中科院何满潮院士和中国工程院王国法院士、彭苏萍院士等专家进行论证,得出贵州复杂地质条件下可以因地制宜实施智能化机械化的结论,编制《贵州省煤矿智能机械化课题研究报告》获全国煤炭工程咨询一等奖。二是高层推动指路。贵州省政府召开全省能源工业转型升级大会,要求以智能化机械化为重点加快煤炭工业脱胎换骨改造。三是示范带动引路。首批选择123处煤矿先行先改。发耳煤矿率先建成西南地区复杂条件下智能化机械化工作面,投入3600万元,实现年减少人工费用820万元、日产量从1900吨提高到3200吨,被评为贵州省大数据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升级标杆项目。青龙煤矿全面实现智能化机械化采煤,投入4600万元改造资金,减员94人、年增收1000万元。

两单一标破解技术瓶颈。一是创新技术榜单。聚焦智能化机械化改造的技术需要,联合贵州省科技厅梳理技术榜单面向省内外发布,改变征集科技计划项目的传统模式。二是形成目录清单。梳理煤矿智能化机械化成功案例,对标对表全国先进水平,形成技术装备目录清单,制定《深入推进煤矿智能化机械化升级改造攻坚方案(2019-2020年)》,强化先进技术装备推广。三是制定技术标准。率先出台《贵州省煤矿智能机械化建设与验收暂行办法》,提出能源云+地面集中平台+开采机械化+系统自动化+管理信息化的改造路径,形成具有贵州特色的技术标准体系,做到标准化推进。

三方合力破解资金瓶颈。一是政府专项奖励。在全国率先推动出台省级综合支持政策,设立连续四年每年10亿元煤炭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专项资金,对智能化机械化改造给予奖励,已激励351处煤矿实施改造升级。二是社会资金跟投。首创财政资金引导、社会资金跟进的投贷联动机制,将财政资金与金融企业资金按1585比例共投智能化机械化改造项目,政府引导、风险共担。仅2019年,就以省级财政资金9310万元撬动银行贷款75亿元。三是企业创新自筹。探索建立四方联动融资机制,煤矿选定设备及厂商,金融机构出资购买,政府平台担保,租赁给煤矿,煤矿分期支付租金,帮助解决设备购买资金超4亿元。

奖惩并用调动两个积极性。一是政策资金激励。奖励资金退坡奖补,设定奖励基数,20182020年完成改造升级按130%100%90%奖补。核增产能政策奖励,对完成智能化机械化的煤矿核定公告提升产能。二是强化约束机制。制定30万吨/年以下煤矿有序退出方案,不改造提升规模的,限期退出。加强源头管控,新建煤矿不按智能化机械化标准设计建设,不予审批立项。三是强化考核问责。对地方政府、煤矿企业实行通报、提醒、约谈、问责四级工作推进机制,开展行业主管部门、监察部门联合督导问责,推动各地各煤矿企业加大落实力度。

贵州煤炭开采智能化机械化,率先起跑、成功领跑,取得三大突出成效。

减人增效促安成效显著。从密集作业少人作业,减少井下岗位人员4500人,年降低人工成本3.2亿元,青龙煤矿、发耳煤矿岗位减员率达92%78%。从人工干预智能启停,大数据平台实时监控、自动响应,井下设备自动化控制、可视化操作,减少危险岗位3900人,实现系统优化保安、人员减少增安,全省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整体稳定好转。从低效采煤高效作业,产能利用率提至87.5%,比2016年提高23.5个百分点,生产效率提高47%

煤矿技术进步成效显著。智能化机械化水平超过全国,智能化覆盖率达到97.30%,采煤机械化率从落后全国13个百分点到超过6.5个百分点。

塑造煤炭工业新形象成效显著。高层关注:国家应急部党组书记黄明、国家煤监局局长黄玉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给予充分肯定。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宝华来黔时表示,这是高瓦斯地区煤炭开采的一次创新和重要变革。同行关注:内蒙、山西、山东、云南前来考察学习,宁夏专门邀请贵州省作经验交流。仅发耳煤矿就接待406个考察团队、4060人次。媒体关注:贵州电视台、贵州日报、中国煤炭报等广泛报道。

《能源新观察》:2020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等八部委联合印发了《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发改能源〔2020283号),明确了20212035年全国煤矿智能化发展的目标。请问贵州省下一步对煤矿智能化发展有什么打算?之前贵州省实施的煤矿智能化机械化升级改造与煤矿智能化是什么关系?

李奕樯:贵州省煤矿基础薄弱、地质条件复杂、单井规模小、矿界范围小,煤炭装备制造工业也较滞后,因此,贵州省煤矿智能化发展也应因地制宜、分步实施。

煤矿采煤机械化改造是煤矿智能化采煤的基础,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升级是煤矿全面智能化、少人无人化的前提。

贵州省自2017年全面实施的煤矿智能机械化升级改造,实质上是初级或部分系统的智能化,主要目标为全面实现采煤机械化和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是为煤矿全面实现煤矿智能化发展打基础和探索建设路径、总结经验作准备,我们将其称为“1.0版本煤矿智能化

下一步,我们将在巩固和总结前期煤矿智能机械化建设成果的基础上,全面启动“2.0版本煤矿智能化建设。目前,我们联合省直相关部门拟定并完善了《贵州省煤矿智能化发展实施方案(2020-2025年)》,待报经贵州省人民政府审核同意后正式印发实施,全面推进智能化综采工作面、智能化综掘工作面、煤矿机器人的研究及应用、智能煤矿建设工作,助力全省煤炭工作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为全省提供安全可靠的能源支撑和保障。

《能源新观察》:如何全面启动“2.0版本煤矿智能化建设,请具体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李奕樯:我们2.0版本煤矿智能化建设依然遵循先易后难,试点先行、逐步推进的原则,主要分为示范启动(2020年)、重点推进(2021-2022年)、全面实施(2023-2025年)三个阶段。

2020年为示范启动阶段。一是完成全省生产煤矿两化升级改造,加快实施《深入推进贵州省智能化煤矿、机械化升级改造攻坚方案(2019-2020年)》(黔煤转型升级办〔201954号),扎实做好全省煤矿采煤机械化改造、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升级收官工作,实现生产煤矿采煤工作面机械化作业、固定岗位无人值守与远程监控,夯实我省智能化煤矿建设基础。二是推进生产煤矿综合机械化改造。凡具备综合机械化采煤、掘进条件的煤矿必须进行综合机械化改造建设。因地质条件复杂尚未实施综合机械化改造的生产煤矿要结合煤矿实际,做好综采适用技术的调查研究,加大综合机械化改造推进力度。三是编制煤矿智能化实施方案。市(州)煤炭行业管理部门要结合区域特点、煤层赋存条件、技术基础等因素制定辖区煤矿智能化实施方案,引导煤矿实施智能化建设。各煤矿企业要依据煤层倾角、煤层厚度、构造复杂程度等客观条件,科学编制煤矿智能化建设方案,明确智能化综采工作面、智能化综掘工作面和智能煤矿的建设目标,细化建设进度与资金计划,并报市(州)、县(市、区、特区)煤炭行业管理部门备案。四是开展智能煤矿示范建设。加大智能化综采工作面建设推进力度,积极开展智能化综掘工作面建设、煤矿机器人工程试验。到2020年底,力争建设智能化采掘示范工作面10处,推动井下机器人现场应用,启动至少1个智能煤矿建设示范项目。

20212022年为重点推进阶段。一是大力推进智能化采煤、掘进工作面建设。到2022年底,全省力争实现60个智能化采煤、掘进工作面。二是推广应用煤矿机器人。到2022年底,力争累计推动煤矿机器人现场应用20台套。三是科学推进智能煤矿建设。选择资源条件好、技术实力强、管理能力优的煤矿开展智能煤矿建设,凝练可复制的先进经验逐步推广。到2022年底,推动建成智能煤矿1处以上。

20232025年为全面实施阶段。一是全面推进智能化综采工作面建设。到2025年底,全省生产煤矿综采工作面智能化率达到100%。二是全面推进智能化综掘工作面建设。到2025年底,全省生产煤矿综掘工作面智能化率达到100%。三是全面推进煤矿机器人应用。到2025年底,突出煤层掘进工作面防突钻孔施工机器人覆盖率达到100%,全省各矿山救护中心共装备救援机器人10台(套)。四是全面推进智能煤矿建设。到2025年底,累计建成50处智能煤矿。

《能源新观察》:煤炭工业进行两化改造之后,相应的人工是否会减少?

李奕樯:煤矿智能化发展是贵州省煤炭工业转型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之一,与煤矿安全生产紧密相关,同时又关系到煤矿职工的切身利益。

实施推进煤矿智能化,就是要实施综采工作面内少人或无人操作、掘进工作面减人提效、辅助生产系统无人值守与远程监控、危险岗位机器人替代、井下重点岗位机器人作业,通过机械化减人、智能化少或无人,煤矿用工数量势必会大幅减少。例如黔西县新田煤矿综采工作面在实现智能化后,工作面正常生产时每班只需要4人,比原来的15人减少近10人。

由于煤矿智能化系统操作及控制系统要求从业人员具备较高的文化水平和技能,贵州省能源局已先后授权建立近10个煤矿智能化实操培训基地,基本满足煤矿智能化发展的人员培训需求,从原岗位上减少来的人员,将通过培训后重新转入新的工作岗位。目前,煤矿企业正面临招工难、用工难的问题,大力推行煤矿智能化发展,不仅不会减少工人,而是解决煤矿工人大量缺乏的问题。

《能源新观察》:全面提高煤矿安全生产保障能力,具体的保障措施有哪些?

李奕樯:提高煤矿安全生产保障能力的措施是多方面的,是一个系统工程,2020320日,贵州省人民政府印了《省人民政府关于强化煤矿瓦斯防治攻坚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意见》(黔府发〔20203号),从煤矿安全基础建设、瓦斯治理、智能化发展、资源融合、供电改造、监管监察执法等各个方面进行部署。

在此,我简单谈几点对煤矿智能化机械化促进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个人看法。

一是机械化减人、智能化少人无人提升煤矿安全生产保障能力。煤矿通过机械化、智能化实现少人无人作业,将人员从最危险的采煤工作面、掘进工作及瓦斯治理等高危区域撤出来,可最大限度降低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有效遏制群死群伤重特大事故的发生。

二是推广煤矿机器人替代危险岗位,减少人员因素造成的安全事故。煤矿井存在大量的重复、危险而必须的重要岗位,在这些岗位推广应用煤矿机器人,可降低人员失误引发的安全事故。

三是通过生产系统智能化,实现了安全生产环节的资源共享、管理决策与生产过程有机融合,提高了煤矿安全生产管理水平。

《能源新观察》:煤矿智能化机械化改造升级后,对煤矿企业生产有哪些好处?

李奕樯:我用一个煤矿实际案例来回答这个问题。2019年,六盘水市水城县发耳煤矿建成西南地区第一个复杂地质条件下智能化采煤工作面,在减少年人工费820万元的同时,采煤工作面日产量提高1300吨,日产量达3000吨左右。2020年初,在贵州省抗疫和煤矿复工复产期间,由于发耳煤矿实现了采煤工作面和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仅用20余人,就迅速恢复了矿井的正常生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